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feng 的博客

以诚交友 以诚待客 诚门大开 欢迎来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酒与“老 A”  

2009-04-28 21:11:46|  分类: 三、工厂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

   酒与“老 A

做为最后一拨老知青的我,也返回了生身故地——北京。闲暇之余,我总要回想那在内蒙古,扎鲁特旗一幕又一幕的工作,生活。尤其使我难忘的是在乳品厂工作时与瑞典阿法——拉伐公司和利乐包装公司合作中接触的一位瑞典朋友,可惜,我忘记了他的名字(其实也不是忘记,只是怕把那数十张保存至今的名片弄混,张冠李戴而对他——一位异国的朋友不尊重)所以,暂且称呼他“老 A  ”吧。

他是作为一名技术工人来我们厂的,他的到来给我们这个边陲小镇带来了新奇。因为我们那尚属于不开放地区,人们还是第一次见到黄头发,蓝眼睛的外国人。我虽然宣布了几条纪律,但厂内、外看“新鲜”的人还是不少。

从通辽下火车,又乘了近三个小时的汽车,到我们厂已是中午,我们略备小酌,以示欢迎。席间,我们给他斟上了酒,我因为上班不喝酒而用汽水代替。但他用手指了指我的杯,对翻译说了一句话,我不懂,以为他也让我用酒陪他。翻译的一句话,使我感到大赦而又不解。“不要酒,喝点汽水,吃饭。”我以为他饿了,谦让了一下也就算了,我更以为他不会喝酒。

吃过饭,稍事休息,“老 A  ”便提出了先到车间看看,我们劝说无效也就任他去了。没想到,他换上厚厚的“防砸鞋”(我们没有见过这种劳保用品),咣,咣地走进车间,一干就是一下午,直到下班的钟声敲过,他才放下工具回到住所。晚饭,我只关照了一下餐厅就回家了(因为我们有规定,陪饭只是一迎一送,平时是不参加的)。

设备安装很快,我询问过几位派去跟他学习并参加安装的职工,只是听他们说:他特别守时,八小时之内一丝不苟,一刻也不放松。

安装提前完成,试车前因要等有关部门来人,要耽搁几天,我决定陪他出去玩儿一玩儿。他听到后非常高兴,他说他早就想到内蒙古大草原上玩儿一玩儿了。面对湛蓝的天空,海市蜃楼般的白云;茫茫草原,洒放着珍珠般的羊群,玛瑙般的牛群和那奔腾如烟的马群,他只有喊“OK”的份儿了,他拉着我与他合影留念。

一切顺利,他就要离厂回国了,我再一次与他进餐。席间,他喝了不少的白酒,啤酒,并愉快地与我交谈。这时,我才发现,他是那样的善饮和健谈。酒酣之中,他竟用手揪着自己胳膊上长长的汗毛用生硬的中国话说:“毛,长长的,猪一样。”说完哈哈大笑。他说他们家乡的人都特别喜欢喝酒,啤酒只是当水喝。他的翻译也悄悄告诉我,说他非常能喝酒,已有些慢性酒精中毒的反应,这时候我才发现,他的手不时地会颤抖。

这时我有些不理解,他那天中午为什么不喝酒……,细一想,由不理解一下子变成了由衷的佩服。这样一位嗜酒的人,工作前竟能板住自己滴酒不沾,而且还是没有上司在跟前。

我经常用“老 A  ”的事教育厂里的职工因为内蒙的人有三大嗜好,既烟、酒、茶。酒的消耗量是相当大的,不会喝酒的人更是极少,有人计算过,仅我们县年人平均消耗酒量就达一百七、八十斤,也曾处分过几位上班喝酒闹事的人。

回到北京,在新的单位里又听到、看到过几次上班前喝酒,上班后耽误工作闹事的人和事,这些又使我想起了他——我那位瑞典的朋友“老 A  ”。

 

注:这是一段真实的故事,我亲身的经历,写出来既是回忆,也是警示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