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冯云一兵的博客

以诚交友 以诚待客 诚门大开 欢迎来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烟的回味  

2009-03-09 21:00:20|  分类: 六、散文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

在村里几个小伙子的怂恿下,我抽了有生以来的第一口烟——

……,咕咚,我头一歪,身体重重地摔在土炕上,晕了过去,吓坏了这帮滑稽而又憨厚的小老乡。那时,我刚刚17岁,上山下乡把我送到了内蒙古科尔沁草原——这个烟、酒、茶消耗量惊人的北部边陲,蒙古族人的家乡。

有了这一次,我在也不敢动那漂亮的“小白棍”了。

两年后,我被抽调到了当地的工厂,那是一个刚刚筹建的新厂,很艰苦。没有宿舍,几十人挤在那长长的地窨子里,北京的、天津的、杭州的,最多的是当地的,全是知青。

一屋子除了我和另外一个不抽烟,其他人全抽。晚上下班后,酒足饭饱,一个个躺在行李卷上,开始了一天中最美的事(他们都这么认为)——吞云吐雾。旱烟、纸烟……,顶数那“蛤蟆拱”(一种特别有劲的旱烟)呛人,还有那么一种特别的臭味(抽烟的人说这是香味),真令人窒息。

两个人的**如同蚍蜉撼树,得到的却是烟民们的群起而攻之。“一定让这两个小子学会抽烟”成了他们的共同口号。

从此,天天、时时、处处都有人给我们俩人递烟,点火,殷勤的叫人受不了……。终于,有那么一天,我们妥协了,投降的完全彻底,试探着一口,两口……。当我们俩也能潇洒地叼着烟随仙入境的时候,他们再也不递烟了,我们俩也不好意思再抽蹭烟了,每月,我们的工资支出中也多出了一项——烟钱。

没想到,这一抽还上了瘾,而且还真真体会到了一次犯烟瘾的滋味。

我们厂离县城较远,就连最近的分销点也有十几里路。有一天,不知怎的,凭空犯起了烟瘾,可巧烟还断了档。一时间,抓耳挠腮,心里头如同有人用鸡毛轻轻地,反复地搔动,口水一股一股地往上涌,哈欠一个接一个,急得我四处求援。可气的是那帮“坏小子”们,有烟也不给我,看我的热闹,任凭我说上成车的好话,回报只有一句“没门儿”。

皇天救我,一出门正好碰见一个刚从县里出差归来的烟民,且拿出的竟是当年平民百姓中罕见的“红塔山”。云烟川酒,声名显赫,真是喜出望外。

我抽到有生以来最好最香的一枝烟,像吃糖,比糖甜,像吃肉,比肉香。一下子,我抽下去半棵,才深深地出了一口气,回味无穷……。

后来,我调到县里经济计划部门工作,听说全国每年的财政收入近一半儿是烟、酒的税收,不禁感慨,竟冒出一个荒唐而幼稚的想法——国家怎么不给烟民们发点烟龄补贴呀!

事情过去了,一晃二十多年。我回到了北京,这时已是“四张”开外的人了。烟早已戒了,那是在无意之中,也算是有心之志。报纸上,刊物上,不断登出烟对人体的危害种种,竟有几十条之多,我与它分手了。没有眷恋,

没有惋惜,没有,什么也没有,一切顺其自然。

但有的时候,脑子里还会产生那么一闪的想法:如果真的没有人抽烟了,那么,我们的财政收入会怎么办……。

它,只是一闪而过,

什么人发明的烟呢……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