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冯云一兵的博客

以诚交友 以诚待客 诚门大开 欢迎来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北海拉盐  

2008-11-03 19:25:33|  分类: 二、农村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北 海 拉 盐
   我去北海拉过盐。那是一九六九年夏。
   这个北海可不是咱那个享誉京城的北海公园,那是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北部的一个小盐泡子。
   我下乡插队的地方(内蒙古哲里木盟)管咱们吃的盐叫南海盐,他们吃的盐叫北海盐。其实南海盐就是海盐,北海盐就是湖盐。
   湖盐洁白无暇,玲珑剔透,吃着好象也没有海盐咸,也不那么苦涩。后来才知道,这种盐碘含量极低,长期食用容易长大脖子病,医学上称之为“癭”。
   我们生产队每年都要去北海拉盐,分给社员,因为便宜,也算是一种福利。拉盐是个苦差事,虽然工分补助高,但一般人也都不乐意去,我有幸跟着牛车跑了一趟,来回足足二十多天。
   拉过盐,才知道什么叫“苦”。牛车上用折子(一种用高梁秸编的用品)围起二尺多高,装满大约两、三千斤盐,上面再用苇席搭个棚子,人就在盐上铺上毡子、褥子、被子,席盐而睡。车上挂着锅、碗、瓢、勺,随着车身的摇晃,叮叮当当,随时起伙,赶上河水吃河水,赶上井水吃井水,有时几百里地没有人烟,只能吃车辙沟、牛蹄窝里积存的雨水、露水。那水搀杂着牛粪、草叶,用毛巾过滤一下捞小米饭,米汤稠的像浆糊。菜,只有咸菜和牧民给的少许牛肉干(也就是晒干的牛肉),埋在盐车里渍制,吃的时候扒出来放在牛粪火里一烧,磕打磕打就吃。赶上阴雨天,偶尔也能拣到蘑菇,洗洗一熬,放点酱,就着山葱、山蒜,那可是别有一番风味了。
   牛车走得慢,赶上风雨天气,草地泥泞,误车的事时有发生,那真是连拉带拽,连吼带叫,煞是费尽一身气力。待雨过天晴,只扒得浑身上下赤条精光(反正几百里地也看不见人),将衣服搭在车棚上晾干。
   记得返回时过一座很高很高的山,当地称作“那音大坝”,四套牛拉着重车根本爬不上去,我们一块儿去的是三套车,把其中两套车的稍牛(一般套三头)全都卸下来,栓在一套车上,呵!那情景十分壮观。一头牛驾辕,其它九头牛分三排套起来,我们四个人,只有我年龄最小,又是知青,他们让我站在车辕上掌鞭,也就是掌握方向,他们三个人一人看一排。我挥舞着鞭子:吁——吁——吁(向里拐)嗒——嗒——嗒(向外拐)吆喝着辕牛,他们手里有拿着鞭子的,有拿藤条的,也有拿铁铣把的,开始了艰难的爬行。吼声,叫声在那山谷中回荡,好似千军万马在鏖战,这阵势到是真真应了那句话:九牛拉车,个个使劲。汗水顺着人脸,牛背流淌,三辆车都过了山,却整整耗费了将近一天的时间。夜幕降临,顶着满天的星斗,燃起熊熊篝火,安营扎寨,一会儿,山脚下飘起阵阵小米饭的淳香……。
   待回到村里时,他们都说我瘦了一圈,黑黑的脸上,挂满征尘。蓦然升起的那种久别亲人的心情无法形容,只觉得眼睛里潮糊糊的。
   但转瞬间就忘记了这苦难的历程,自豪地向集体户的伙伴们炫耀起一路见闻:辽阔的草原,奔驰的马群,蜿蜒流淌的小河,陡峭险峻的山梁;走进蒙古包到牧民家中作客,香甜的奶豆腐、清香的奶茶和那啃不动的手把肉。
   事隔二十多年,回想那情,那景,最最难忘的还是那牧人的纯情好客和那回荡至今的蒙古族祝酒歌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注:此文曾发表在《市运工人报》和《北京交通报》上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